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财务 >
“名不正言不顺”惠州150家民宿路在何方?_惠州新闻_
* 来源 :http://www.islaminfos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8-12 22:10 * 浏览 :

  博罗禾肚里,睡莲飘香,曲径通幽。

  “从去年年初起,公庄发展了四种民宿,水东民宿、小小民宿、莱茵河民宿、南梅民宿是各种民宿的代表。这四种民宿分别为旧房改造型、民居型、景区景点型以及农家乐型。有主题和活动的民宿才有生命力。”公庄镇旅游办主任王传亮对当地民宿发展有着深刻的感触,他也鼓励村民发展有特色的民宿。“我们的民宿是先有乡村旅游体验活动,比如摘果、农耕,活动吸引了游客,才去提升建民宿。民宿的灵魂不是宿,而是配合着玩。住在公庄民宿的游客还可与当地村民一起进行农耕、摘果、钓鱼等农事活动;跟着当地人一起D IY制作当地特色小吃,别有一番趣味,可谓是与当地人同吃同住同劳动。”对于本土民宿的走向,王传亮有自己的想法。首先要对经营者培训(一般让酒店经理培训接待技能、让旅游专家培训理论),还要让专业设计人员帮设计改造,提升硬件和完善软件;其次要提升往年的项目,加强与旅行社方面的合作,固化旅游线路。

  大亚湾区旅游局向南都记者透露,该局2016年初牵头起草了《大亚湾区民宿发展工作方案》,并经区管委会审定印发。方案提出了民宿发展目标,主要工作任务、民宿申报程序等方面,并建立了大亚湾区民宿发展工作联席会议制度。该区将根据国家标准,制定《民宿办证指引》,指导民宿标准建设和规范管理;加强民宿旅游标识系统建设,推进渔家、客舍两大民宿旅游品牌的LO G O、灯标的设计制作,树立统一品牌形象;组建大亚湾区民宿协会,增强民宿内部管理和市场统筹;组织开展民宿经营管理和服务培训等。

  博罗

  大亚湾

  尽管眼前民宿发展潜力还不错,但是老陈仍有较大心结,到底还是“名不正言不顺”啊!目前政府部门还没给这些民宿正式发放住宿业经营许可证,消防更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。“一间房子要求有两条楼梯,一条是人行楼梯,一条是消防楼梯,目前民宿只有一条楼梯。除了这些实际情况和办证问题外,我们也希望当地政府能有更多投入改造周边环境、加强沙滩管理和基础设施建设,这样才能良性发展,我们才会走得长远。”老陈还担忧这里兴建民宿氛围越来越浓,却没有行业自律,容易引发恶性竞争。

  目前,惠州部分民宿处于无照经营状态,也没有与治安、消防系统联网,存在较大管理漏洞和安全隐患,并带来服务质量参差不齐、消费投诉多等问题。这些问题如何解决?惠州民宿的出路在哪里?2月27日,“民宿纳管”的靴子终于要落地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、公安部、国家旅游局联合印发了《农家乐(民宿)建筑防火导则(试行)》,这能否给惠州民宿标准一个更清晰的指向?

  “禾肚里、上良、罗浮山的麻姑峰、清水湖、观背村的驴吧、黄山洞村的乡园居,是博罗民宿几个代表。特别是乡园居,是村中唯一完整保存上百年历史炮楼的四合院形式的客家民宿,基本上把整个村的民房都整合做民宿。”博罗县文体旅游局副局长陈雪花介绍,该县将出台民宿管理办法以及成立博罗县民宿协会,加强对民宿的管理和引导,引导经营者投资有文化有品位的民宿,并通过协会整合资源,搭建民宿营销平台,实现整体营销,打破现有的散乱低端的现状。

  博罗禾肚里,稻花香中听取蛙声一片。

  如果说老陈有眼光,在2012年趁着价格低谷买地建民宿,那么新村村委会的苏马祖则失算了,1993年他的哥哥到台湾做生意,出钱在老家买了几块地,他却在2011年以3000元/平方米左右的价格全卖了,每提及这件事就懊悔不已。苏马祖回忆,因为过度捕捞,现在鱼少了,很多村民另谋生计。部分村民经营起了民宿,外地的一些老板也涌入来投资建民宿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新村涌现了25家民宿,80%都是外地人经营。

  新居租出去开民宿村民每户年收租3万

  “原来在湖南有一家民宿,看到霞涌潜力不错,就与几个小伙伴选择这里开连锁店。”笑傲江湖客栈股东之一黄丽萍告诉南都记者,去年3月对外营业,可能由于村里基础设施没跟上,现在客流还比较少,日子过得比较艰难,需要相关部门大力支持,把周边配套设施建好。他说,希望政府部门能尽快出台一个标准,给民宿发放住宿业经营许可证,有了“合法身份”,经营者才能安心经营下去。

  2012年买的地,那会才3000元/平方米,现在单是地价就达2万-3万元/平方米。每逢被别人赞赏有眼光时,他难免有点自豪。老陈年轻时就在深圳闯荡,是房地产和酒店管理行业的资深人士,一早就嗅到霞涌新村有较大的潜力。“最近几年,我在深圳较场尾和朋友一起建民宿,感觉深圳民宿发展已到达顶峰了,于是就将目光投放在这里。”在这里众多的民宿中,老陈家的优咖算是经营有方,旺季300多元/间,淡季200多元/间。

  对于这些自发生长的民宿,如何管理?霞涌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坦言,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,无证无照,民宿也不敢放开干,希望本地能尽快出台相关规定。“虽然这些民宿难通过现行的审批规定,但街道办也会指导村民要朝着这个方向整改,将安全隐患降到最低。以前一些民宿连灭火器都没有的,现在通过引导会配了,接下来计划开培训班,指导村民更好进行民宿经营管理。”

1 2 下一页

  规划整齐的房子、小清新的涂鸦、精心摆放的花草……这是大亚湾近年来悄然兴起的民宿旅游项目。相对其他县区,大亚湾的民宿发展更显规模。近年来,依托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优势,大亚湾在霞涌新村、澳头小桂村、东升村等地自发涌现出一批旅游民宿。笑傲江湖客栈、熊爸爸客栈、放牛班民宿……特别是进入霞涌新村,能让你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一股民宿风。

  “住在山里卧在云间,彻底给心灵放个假!”全域旅游的发展,自驾游时代来临,不断推动着民宿热。截至2016年10月惠州有民宿超过150家,清水湖农庄、禾肚里稻田酒店、停苑等精品民宿,但是总体规模不大,难以满足乡村旅游的发展。多个县区中,博罗、大亚湾民宿比较有看点。

  旅游民宿上规模却没“合法身份”

  “禾肚里,我在田间听蛙声、观星月、枕着稻香睡;青葱间,你在房间静坐着、伴泉唱、吻着风儿醉。”在博罗的青青田间,有这么一家民宿犹如世外桃源,那便是禾肚里。自去年10月1日试业以来,吸引许多广州、深圳等地的游人前来体验。

  博罗入选的4个“绿色村庄”在开展美丽乡村“三大行动”,与乡村旅游业发展紧密结合,让“绿水青山”变成了“金山银山”。郭前村上良村小组就是其中一个,这两年,该村引进民宿项目,将28栋新居租给公司发展民宿,每户村民每年仅租金就可以收入3万元。今年春节,上良村小组的客房天天爆满,出现“一房难求”的现状。

  走访

  民宿的经营者老陈也在霞涌新村建了一栋7层高、有着22间房的“优咖民宿”,2015年对外营业,地中海风、薰衣草风、田园风、亲子风……每一层楼都有不同的风格。

  大亚湾民宿旅游悄然兴起,小清新的涂鸦、精心摆放的花草,吸引了不少游客。